bokee.net

媒体/出版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美丽中国乡村行》:望得见美景 记得住乡愁

  □本报记者 牛春颖

    在《长江两岸是我家》中,观众能领略到李白在三峡所写“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意境。资料图片

    还记得上一次在电视里“游”长江是什么时候?是随着《话说长江》还是《再说长江》?这一次,一个农业类栏目“大胆”地拍起了长江。8月29日—9月12日,作为《美丽中国乡村行》的特别节目——9集系列片《长江两岸是我家》在CCTV-7播出,让许多观众领略“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美好。“作为央视唯一一档乡村旅游栏目,我们紧扣栏目定位,通过赏江景、会江贤、品江鲜、寻江产几个环节,为观众展现长江流域乡村之美。”《美丽中国乡村行》制片人屈哲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此次拍长江也是栏目向精品化、系列化推进的又一次实战。

    节目,不按“套路”出牌

    《纤绳上的巴东》是《长江两岸是我家》的第一集。巴东县,长江流经湖北时镌刻的美丽小城,1980年版5元钱人民币的背面——三峡中巫峡的峡口,就取景自这里。

    为什么从这里开始讲述长江而不是从青海——长江源头说起?对于“没按套路出牌”的问题,屈哲笑着答道,最初是打算从青海开始拍的,经过几次策划会,节目组决定打破线路概念,根据旅游节目特色,在最美的季节拍摄最美的村庄。

    于是,在25分钟的节目里,观众可以领略到的美远超对于一个农业栏目承载量的想象。先是“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的壮丽山水,然后是李白在三峡写“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古帆木船,接下来是传说中神农氏尝百草之后乘船顺流而下的神农溪……历史与现实就在美轮美奂的景致与诗句中穿梭着。

    9月8日,系列节目的力作《赤壁擂鼓游》锁定位于距离赤壁市38公里处的长江南岸,三国赤壁古战场所在地。在这里,除了有赤壁大战的印记,还有神奇的美丽乡村;在这里,你能看到,脚盆除了洗脚还能当鼓来敲;在这里,你能感受,鼓曲除了熟悉的旋律还能即兴演唱;在这里,你会惊奇,取茶叶也是个力气活……编导常英告诉记者:“拍摄中,我们用到了各种全新的设备,包括采用航拍机等。还在原有的高清摄像机拍摄过程中,采用延时拍摄、升降格等技术,展示长江沿岸时空变化、沧桑更迭。”

    “我们也一直思索,怎么把节目做得更好看。”屈哲说,作为一档农业类栏目,曾经也经历过主持人提问肤浅甚至“假嗨”的阶段,栏目组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后发现,乡村旅游要从“好吃好玩”的简单套路里跳出来。“如今,记者们不是在大川就是在大山,下过天坑、走过绝壁,骑过摩托车、上过热气球……”在他看来,要做乡村旅游的深度挖掘,深度刻画人物和故事,恰当结合历史与现实,深度阐释美丽乡村的内涵。

    栏目,落笔在“广义”乡村

    其实,早在《长江两岸是我家》之前,栏目就已经数次尝试选题的系列化操作了。比如此前推出过“最美丝路行”“高铁上的美丽乡村”“抗战名村行”“舌尖上的乡村”“美丽中国森林行”“花开两岸”等。“栏目几年来的大变化就是精品化和系列化。”屈哲说道。

    《美丽中国乡村行》3年前脱胎于《生活567》栏目,节目变了,时间却“传承”下来了:18:05首播,23:17重播。毫无疑问,这是太令人尴尬的时间段,此前这个时间段的栏目也都不温不火很多年。都说“从零开始”,但算上18点时间段和此前一些节目留给观众的印象,《美丽中国乡村行》可以说是“从负数开始”的。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栏目开宗明义的片头。在这样的思路下,栏目带着观众春赏花,夏清凉,秋丰收,冬冰雪。此外,栏目紧紧抓住当下热点,用小切口表现大主题。比如此次拍摄长江,就是在中央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和大力发展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背景下的选题。

    如今,栏目一年要拍约200个村庄,但此次拍长江可谓难上加难,平时9期节目一个半月搞定,这次9期节目用了半年。不仅耗费人力、财力、物力,更多是智力思考,策划会开了一次又一次,还特意请来中国社科院冷淞团队出谋划策。

    引入“外脑”,在农业频道的十几个栏目里,《美丽中国乡村行》是第一个。不断充电使得栏目的步子也迈得更远了,甚至走出了国门。“我们尝试做国际化的特别节目,比如转遍法国南部,报道法国的美丽乡村,因为那里的美丽是有经验可循的,节目不仅吸引了很多国内观众,也在法国电视台播出。”屈哲告诉记者,栏目今年还拍摄了韩国的美丽乡村。

    思路,做农民真帮手

    在内蒙古西乌旗脑干宝力格嘎查,立着一块“中国最美乡村”的石碑。2015年年末,它和山东省沂南县常山庄村、重庆市武隆县豹岩村等乡村一起获得8部委联合推荐的“中国最美乡村”殊荣。如今,来这里的游客越来越多,到石碑前照相留念也成了许多游客的选择。

    从2013年起,《美丽中国乡村行》联合8部委,于每年年底推选10个“中国最美乡村”,如今已经推选出30个最美乡村,还有30个获得提名。和推选一样,栏目策划的活动也正一个个变成响当当的品牌。今年6月,美丽乡村博鳌国际峰会召开,发起者也是《美丽中国乡村行》栏目,来自国内外的800余名美丽乡村代表聚在一起,就美丽乡村、供给侧改革、精准扶贫等话题展开头脑风暴。

    “推选、活动,最终的目的是帮助农民致富。说农民话、为农民说话、让农民说话——这是我们办节目的落脚点。”屈哲认为。

    那么,栏目报道过的村庄如今都有什么变化了?对于这个问题,屈哲举出的例子绝对有说服力。

    陕西韩城,节目帮其推介花椒后,成了全国最大的花椒基地,栏目还帮着打造国际花椒节,助推其成为国际品牌。

    河北省馆陶县寿东村,是一个贫困县的村子,但粮画可谓一绝。原来游客一天几百人,成为“最美”后,今年“五一”期间迎来十几万人。

    3年打磨,栏目也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收成”。节目品质的改变终于冲破时间段的魔咒,栏目收视由改版前CCTV-7的第24名到现在稳居前3名,收视份额过1。在央视网约400个栏目的点击量中,《美丽中国乡村行》稳居前5位,成为农业类节目的NO.1。

分享到:

上一篇:五洲传播中心联合四川电视节举办系列活

下一篇:五洲社首批53种“丝路书香工程”项目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